大桦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26|回复: 2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大桦背雷达站老兵的动人回忆(来源乌拉特前旗吧)

[复制链接]

63

主题

623

帖子

1453

积分

积分
1453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5-8-15 08:26:5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我是山西大同人,在大桦背雷达站当了五年兵。山上的景色非常好,这里有原始森林——白桦林,山上奇峰突兀,怪石嶙峋,站在主峰上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看到山下的黄河由西向东就象一条玉带从包头市旁流过;奇花异草比比皆是,每年四月份勺药就开始开花了,站最后一班岗的战友们采回勺药花插在罐头盒里,顿时满屋飘香;夏天晚饭后战友们三三两两在林间小路散步,望着那一棵棵白桦、一片片青草和一朵朵鲜花,让人流连忘返,令人心旷神怡。半山腰有个白彦花的林场,收不到电视节目,林场的工人经常上山到雷达站看电视。我们部队每逢过“五一”、“八一”等节假日就会餐,那时人们生活条件不好,如果他们来了我们就将饭菜打回班里请他们一起吃。部队还去林场进行助民劳动,帮助他们植树,军民关系很好。正象一位吧友说的那样:那些曾经的记忆,随岁月的流逝却在我心里扎根,那么清晰,就像昨日。今年一定要抽时间回去看看,顺便去白彦花看看,那里有我的初恋,是供销社的一个女孩。因为那时候当兵思想单纯,我的前途还是未知数,人家有工作,对我真好,还专门上山到部队看过我,我怕耽误人家女孩,就没答应。我后来转业在铁路局武装部工作,曾想回去找她,但终因工作无法调回包头,所以后来就各自成家了。以下配图全部来自dahuabei.com,拍摄时间2007年。



从吧友的照片中看到部队营房和遗弃的雷达,一别数十年,感慨万千,想到了许多一起生活工作过的战友,想到了许多难以忘怀的往事。最令我难忘的是我当新兵时有一次冬天快过年时,下午从哈业胡同爬山走小路回雷达站,由于雪大路滑加上对山路不熟,爬了近8个小时到了离雷达站还有一里地的山坡下,已看到部队营房的灯光了,这时体力已全部耗尽了,当时肚子也饿了,双腿无力,站不起来,先是前向爬,后来爬也爬不动了,就向山上呼救,喊了好长时间也无人听到。山上温度非常低,我不抽烟,没火柴无法生火,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身上的热量在一点一点散尽,自己觉得快不行了,掏出笔准备写遗书一看墨水已结冰了,正在把笔含在嘴里化冰时,山上出现了一道手电光,我赶快用最后一点力气呼救。过了一会儿,连长、指导员和我的班长从山上跑下来,一看当时的情况把他们吓坏了,班长立即将我背起,连长指导员在两边扶着把我救回了雷达站。原来打手电的正是班长,他知道我应该下午归队,这么晚了还不见我上山,不放心便出来看看,没想到是他救了我一命,要不然我的命就留在了大桦背,记的当时指导员还说了句:这小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记的有一位战友叫钟春华,他转业后在白彦花安了家。.



谢谢大家的关注。8楼照片上的雷达正是我当年战斗过的地方,当时阵地上有两部雷达和两架高射机枪,由于保密的关系这里就不细说了。山上没水,我们雷达站有两部解放车,一部负责常年拉水,那时连队生活用水每天要去半山腰的林场去拉,夏天拉水,冬天拉冰回到山上再化成水再贮存到炊事班的蓄水池。最有意思的是在山上打篮球,山上有一个篮球场,虽然四周都用桦木绑成栅栏,但是战友们在打篮球时还经常到山坡下拣球,有时找球的时间比打球的时间还长。有一次老兵和新兵比赛,当球传到一个新兵手里后,这个新兵抱起球来就向对方的篮板跑去,当时大家搞的目瞪口呆,这位老兄还边跑边向后看,心里还纳闷怎么对方队员不拦我呢?管他拦不拦呢,他跑到篮框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向蓝投去,投了几次才把球投进篮去,结果场上的队员跟周围的观众都晕菜了。后来连长一问大家才知道他家是在山区农村,根本就没见过打篮球的,当时心想抱上篮球往进扔就行了,还用的着拍着走吗,这下,可把大家笑坏了。这也算是在部队生活中的一件趣事,大家跟我一起分享吧。还有,关于10搂的网友问我初恋的名字,我只能说她现在在包头,可能她弟弟还在白彦花,她们都是好人,祝愿她们一生平安。.


正如一位雷达兵老前辈说的那样:雷达兵是一个高度分散、独立、艰苦的兵种。20岁左右清一色的青壮年汉子们每天默对荧屏、寂守高山,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为我们伟大的祖国筑立起牢不可破的“蓝天防线”。虽然离开部队好多年了,但仍旧怀念那激情燃烧的岁月,经常回忆起那些青春时代雷达兵时的许多趣闻轶事。其中有一个“雷达找牛”的笑话,雷达兵都不陌生。只不过各部队版本不同罢了。??
? ???故事说的是,驻守在某地高山上的雷达连(现已改称雷达站),在大抓连队军政素质的同时,密切军政军民关系,视驻地群众为父母,时刻将为“第二故乡”的人民群众排忧解难视作责任与本分。时日久了,该雷达连的“千里眼”神威在当地妇孺皆知,驻地百姓都清楚,那山顶高耸的雷达天线一转,把机器打开,周围方方圆圆的东西都能看见,什么工厂回波、地物回波,天上的大小飞机、云团,全都一目了然。??
? ???一天,驻地生产队的老队长气喘吁吁跑到连队,一把揪住连长的手说:“不得了,连长!有个事你无论如何得帮忙。我们生产队的大水牛失踪好几天了,发动全村人都没有找到。请你命令雷达开机找一找。”说话间,掏出一个大红包:“这200元,算是劳务费或者是电费什么的吧。”??
? ???连长哭笑不得。再怎么耐心解释,老队长说啥也不信那雷达只认飞机、工厂、回波,偏偏不会认牛。于是咬咬牙,从贴身口袋里抖抖索索摸出30元:“这是我自己的私房钱,也垫上!”眼看无法说通他,连长只得把手一挥:“好!你们的困难就是我们的,我就破个例,给乡亲们打开雷达找牛。”说完,推开老队长的红包,集合部队去了。??
? ???两天后,连长将大水牛交还给了老队长。哪里是“雷达找牛”哟,那是连长集合全连除去值班人员之外,分了16个小组带足干粮用水和手电,通过30多个小时的连续搜寻,才在邻村的山头上找到了那头发情的水牛,正与一头公牛温存哩。老队长千恩万谢,全村人更是感激不尽。从此,雷达兵的千里眼、顺风耳功能被地方百姓传得神乎其神。??
? ???又一日,连队山脚下的一位老大娘找到指导员:“首长,今天晚上我儿子结婚,请你们千万别开机。我们山里人可传统,害羞着哩,洞房里的事给人家看见了,怪难为情的不是?你是指导员,又是过来人,如果真有任务要开机,那可要对着别处‘指导’呀。”说完,神神秘秘地把指导员拉过来:我家就在那个方向,新房是上堂左侧第三间……??
? ???指导员乐了。“行,包在我身上。我保证战士们不往洞房‘指导’,不过,就是开机了,你家那块也是盲区,回波死角,没事的。”大娘高兴而归,一进家门便对老头说:“叫儿子媳妇今晚放心,雷达保证不往洞房‘指导’。”??



? ?衣:大桦背海拨2300多米,山上无霜期短,冬天寒冷风大,站完岗从外面回到屋里眉睫和胡子全是白霜;夏天也得穿绒衣,当时我们战士的冬装布外套和绒衣绒裤根本不够穿,在连队时好多战友的衣服总是破破烂烂的,后来换成的卡的外套好多了,但绒衣是六年才给换一次,所以绝大部分战友里面穿的绒裤是破的,我两个姑姑在包头市,有一次临近转业在姑姑家时脱外裤时被我姑姑、姑夫看到绒裤整个屁股全磨没了,只剩下上面的裤腰和下面的两只裤腿由前面的裆部连着(你说屁股有多冷),当时他们都掉泪了。



? ???食:连队平时伙食不错,当时满盆的猪蹄子摆在那儿没人吃,嫌抓在手上粘。就是每到夏季下暴雨经常将公路冲断,记的有一年路被冲断汽车没法下山买蔬菜等生活物品,只能吃罐头和炒辣椒(辣椒容易储存),我是大同人,怕辣,吃饭时辣得嗓子疼的别提多难受了,后来炊事班长给想了个办法,每到吃饭时就用罐头盒找点熟过的素(麻)油,将辣椒沾上油形成隔离层吃,当时嘴是不太辣了,但时间长了又辣到下面去了,解手时火辣辣的疼,进、出口地方可遭罪了,以致于后来转业到地方的几年里不是扁桃腺发炎就是痔疮发炎,都是吃辣椒留下的后遗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63

主题

623

帖子

1453

积分

积分
1453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5-8-15 08:31:55 | 只看该作者






住:部队在大桦背山上一开始在后边的那排住,整个走廊里墙皮全掉落了,山上没有市电,白天进去也是黑洞洞的,一次一位姓孙的测高雷达班长进屋满眼泪花直揉鼻子,一问原来走廊太黑,加上他的鼻子又大,没看清鼻子给撞在了墙壁上。虽然条件艰苦,但全体官兵以苦为乐,以苦为荣,王指导员(山东淄博人)还在墙上挂了一幅亲手用棉纱书写的匾----“拼搏进取”,以激励连队官兵斗志。前面的一排是后盖的,走廊里的电灯还是我亲手安装的。夏天晚上也很冷!记的有一天晚上我睡到后半夜被人推醒,我迷迷糊糊想今晚不该我站岗呀,后来清醒过来才明白,原来推我的这位战友(就是抱着篮球跑的那位老兄,平时就有点迷糊)睡到半夜被冻醒了,一摸身上的被子不在了,也没掉在地上,这就奇怪了,我们是老乡,他以为我和他开玩笑把他的被子藏起来了,就光着身子裹了件皮大衣到我班找我要被子。我说没拿,看他冻的直哆嗦,就和他一起找,外面找遍了没有,后来又找回他班里,当时我就觉得他的班长身上盖的被子和别人的不一样,特别厚,我上前掀开,一看是两层被子,我这老乡一看说是就他的被子。原来我们当时都是沿墙壁转圈搭铺,为的是下面有火道取暖,睡觉都是头对头,脚对脚,他的班长是广东人,更怕冷,可能是睡到后半夜时感觉冷了,就迷里马虎的把他的被子从脚下顺手拉过盖在自己身上,班长倒是暖和了,问题是我这位老乡冻的受不了啊,我这位老乡当时还不敢叫醒班长要被子,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我那时是司机兼电工班班长,呵呵,我俩平级不怕他,还是我把被子给要了回来,那位广东班长还挺客气,一个劲的说我把被子还给你啦,你可以睡啦,说对不起啦不好意思啦不好意思啦,现在想起来还很好笑。



最后再说行:山上的篮球场原来是停车场,后来的篮球场是连长、指导员带领大家自己从山坡上捡小石子请包工队修建成水泥的,说是篮球场好象长度和宽度都不够尺寸,四周的白桦栅栏可能早就烂掉了。那时谁要是能下趟山就象过年似的高兴,汽车只有采购生活用品时下山,平时下山就得走小路,就是营房正前方通往山下的山脊小路,我就差点把命丢在那条小路上。部队不允许战士穿皮鞋,有爱臭美的战友下山时将皮鞋悄悄装进跨包带下山,快到哈业胡同时换上皮鞋,将胶鞋藏在美岱召山口处的石头下,待上山时再换。有一次好象一个姓米的战友上山时怎么也找不到胶鞋了,可能是没藏严实,让放羊的老百姓给拿跑了,害的他只能穿着皮鞋上山,由于平时不穿皮鞋,脚不适应,等上了山脚上给打了好几个大水泡,他当时特狼狈,那呲牙咧嘴、一瘸一拐的模样逗的大家捧腹大笑。

另外,你提的那个问题,问当年林彪叛逃的时候就是不是这个雷达站侦察到他的飞机动向的。因为林彪叛逃那是七十年代初的事,我是八十年代初入伍的,我们部队有警戒雷达和引导雷达,肯定能发现的。还有男女厕所问题,我们连队是清一色小伙,主要是为了方便来部队探亲家属。对了,有时无法下山没烟抽了,还有人在厕所找烟头抽呢,我就见过一个叫王显良的犯烟隐了蹲在那里从地上划拉几个烟头接在一起美国滋滋地抽。



你提到:我当时和同行的人说,在这个寂寞的山峰上,这些当兵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我原以为可能一拨人只干个三两年就换了吧,没想到你在这里一干就是五年。我作为过去的一名戍边军人,现在的一名武装干部再次谢谢你的理解!.

21楼吧友你好!可能是由于昨天回忆部队事太多了,晚上做了个梦还在大桦背雷达站当兵。你问的在营房的后面和侧面还有好几个“窑洞”一样的建筑,那就是雷达信号接收工作车和发电机组工作车,还有个履带式拖车可能你也见了,那是拉雷达天线的。我们雷达操纵员、报务员、记录员和油机员分别在工作车里为指挥所提供空中情报。雷达改为遥控接收后,雷达天线留在上,连队一部分人搬到公庙子机场工作,我也在公庙子待过一段时间。还能想起场子站里那宽宽的油路。
? ? 昨天说到班长盖被子的事忘了一个环节,就是我那位迷糊老乡,啥时候了他还不忘拍班长的马屁::班长不着急,您再多盖会儿儿,您再多盖会儿。当时把我给气的,半夜把我弄起来给你找被子,好不容易找到了,不赶快抓紧时间睡早上还要早起出操,却还在那磨叽,气的我扭头就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63

主题

623

帖子

1453

积分

积分
1453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5-8-17 09:31:13 | 只看该作者


现在的大桦背看起来,与我在那当兵的时候,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雷达已经不见了,营房也显得非常破旧了;但是令我欣慰的是山上的风景比以前好看多了。我是90年12月底到的那个雷达站,在那过了一年多,后来由于91年夏季下暴雨,整个盘山公路被冲坏,山上连队无法供给物资,连队被迫暂时分散,只留下少数战士在那保护雷达。后来我们440排的都被安排到金銮殿雷达站去了,再后来由于需要,我们440排的又被安排到公庙子雷达站。现在想起以前在那当兵的日子,心里有许多感想,虽然很苦,但也有乐趣。我们那时的连长是黄楚刚,指导员潘宪忠,技师田喜平,还有战友于福军 李少春 方勇 吕虎生 陈志强 吴庭威等 ,还有早我们一年入伍的胡立军 李建民 仝战新 赵忠贵 苏友军等。如果有谁知道他们,请告诉我他们的联系方式。我叫征德刚,安徽的。
-------------------


一如既往战友:我在部队的时候,黄楚刚当时是440雷达排长。看到照片,昔日部队的生活学习工作训练场景又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过去一起战斗过的战友现在天隔一方,不知何时能欢聚一堂,共叙过去那激情燃烧岁月的美好时光。
--------------------



曾经,只身一人夜上雷达连,一路嚼着冰块一路挥洒汗水背囊带断了几次???许多年过去了,我仍凭借记忆画了几张乌拉山风景,无聊时会打开谷歌地球寻找南山头、雷达罩、桦背林场、二道坝???随着卫星地图的更新,看着乌拉山的变化,被雨水冲乱无数次的山路清晰了,山脚下国道边又多了条高速公路???很想再回去看看,司务长或是指导员姓甄的河北藉,河北石家庄获鹿县的田技师田喜平,一发脾气胳膊就青的山西兵???还有木匠,飞机模型师,很多记忆模糊了,但还有更多的永远都忘不掉,桦背的战友们你们都还好吧!也许你还记得当年有个背着画包多次上山的学生,89年最后一次上山后,那片白桦成了我魂牵梦绕的回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大桦背 ?

GMT+8, 2019-9-26 00:44 , Processed in 0.12580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